• 登錄站點

    用戶名

    密碼

    [藝術雜談] 央美博士拜師王鏞,卻被吐槽字丑,書法才女蔣夢霞:我學的是丑書

    2 已有 91 次閱讀   2022-05-06 17:15
     央美博士拜師王鏞,卻被吐槽字丑,書法才女蔣夢霞:我學的是丑書 

    “人們談論得最多的東西,每每注定是人們知道得很少的東西!薄业铝_

    書法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傳統文化之一,代表著一種文字美學。俗話說“字如其人”,日常工作學習中,若能寫得一手好字,能加得極高的印象分。

    一些美術高校還為書法細分了一個專業,不過書法家畢竟不是社會主流的職業,業余愛好者雖多,科班出身的專職書法家極少,女書法家更是少之又少。清華美院的蔡夢霞博士就是其中之一,不過,她為人熟知可不是因為性別,比起性別,她怪誕的書法風格才是被頻繁討論的理由。

    美麗才女橫空出世,一手好字鋪得前程

    蔡夢霞是1972年生人。她出生在廣西南寧,17歲跟隨書法大家黃泓、陳國斌、張羽翔學習。面目清秀的她,寫字極有天賦。

    張愛玲說:出名要趁早。蔡夢霞就是那撥翩翩少年時就名動業內的天才。

    1993年,全國第五屆中青年書法篆刻展覽中,有10件作品被評為一等獎,其中有4件來自廣西,全國有34個省,僅廣西一個省就占了名額的五分之二!

    而獲得冠軍嘉獎的,赫然是年僅20歲的蔡夢霞。此時的她,學書法不過三年,真是后生可畏。

    此事影響甚大,震驚書法圈,被稱為“廣西現象”。但這些廣西參賽者的作品也被一股強大的聲音質疑和批評過。

    只因這是廣西書法界的前輩帶領著中青年書法家的對傳統形式的一次大膽探索,因是開拓前人未走之路,確實有不成熟之處。在當時掀起了很大的風波,直到現在都有人津津樂道。

    蔡夢霞作為風暴中心,也自然被口誅筆伐。不可否認,雖然彼時年輕氣盛,但這些隨著比賽浪潮,冒出頭的青年們之后大多走上了專業的道路,繼續深耕彌補年輕時的不足。

    蔡夢霞更是其中佼佼者。參賽的同年,她輕松考入中國美術學院書法專業,繼續在專業的道路上前進。2002年更是北上中央美術學院讀碩士和博士,繼續研習書法。

    多年扎實的功底和師從百家的閱歷,讓她的書法極具美感,“既得北碑雄健之骨,又富南帖溫雅之韻!迸詴疑,像她這般磅礴與柔美收放自如的書法家更少。

    她注重空間結構之美,書法家張寅超評價她的字“既有鮮明的時代感,又浸透著古意”。

    當年有人質疑他們這批廣西現象中的年輕人,“重形式,輕內涵!辈虊粝加脤嵙ψC明自己形式和內涵并進,一步一步踏實地前進。

    但在她在遇到王鏞教授之后,極具創意的天性仿佛又被喚醒,恣意地發揮自己對于書法的理解。這次,她別具一格的書法作品“丑出圈”了,時隔多年再次走上被“懟”的道路。

    糟蹋好字寫丑書,笑稱此事確如此

    蔡夢霞的碩博導師王鏞是業界鼎鼎有名的書法家,一幅字能賣出百萬天價,但與此同時,他也是有名的標新立異派。自創的字體走勢詭異,不符合大眾眼中的書法美感,甚至有人稱之為丑。偏偏是這一點,與蔡夢霞的秉性不謀而合。

    蔡夢霞在王鏞師門下碩博連讀,足以證明師生意氣相投。而蔡夢霞端正的風格受到老師的影響后,也漸漸偏離了“正道”,變得越來越奇怪,字形扭曲,橫七豎八,讓人不得其解。

    一幅書法作品能夠展出,一定是有價值的?墒遣虊粝疾┦康淖,看上去根本就不是漢字了,像是小孩子隨意涂鴉,又像是自己造的文字。就連同為書法專業的學生都直呼不忍直視,認為其“走火入魔”。

    對此,蔡夢霞笑稱自己“寫的就是丑書”。不難看出,她對于大眾的質疑一向淡然處之,比起解釋,更寧愿在自己的專業道路上銳意進取。

    斗轉星移,曾經站在她對立面的前輩們,這次紛紛都站到了她的陣營里,這也是她能夠氣定神閑的原因之一。

    專業的書法家對她的作品有些和大眾截然不同的解讀。書法作品不僅僅看單字的形態,更有方方面面的評判標準。蔡夢霞重視整體的結構,意圖在畫面上創新,這對探索書法的可能性,創造新的流派,有著重大的意義。

    其字看似“丑陋”,從另一個方面看,或許是她的思想走得太快、太前沿,就連同行也跟不上她。

    外行看內行,看不出真正的門道,蔡夢霞的內心如同相貌一樣清淡大氣,不狡辯也不爭執,把寶貝交給懂行的驗貨。她的作品升值很快,具有極高的收藏價值。

    不僅如此,她的事業也順風順水,并未因網友的質疑而“現出原形”。

    她如今在清華美院從事博士后研究工作,幾乎是站在了學歷的巔峰。

    而她的作品參加全國四屆、五屆、七屆中青年書法展,其中五屆獲一等獎;全國四屆篆刻展;首屆、二屆、三屆“流行書風”•“流行印風”提名展,均獲得傲人的成績。

    破格而出博眼球,只求創新拓新路

    獎項接踵而至,蔡夢霞的實力毋庸置疑,繡花枕頭面對這諸多的競爭,早已收拾包袱跑路去了!俺蟆弊植贿^是她書法生涯中的幾次探索,在這背后是她十幾年扎扎實實的功底撐腰,才能下筆如有神,攫取百家精華,試驗創新。

    網友都在等著她掉馬,但她而非“翟博士”之輩,靠人脈吹噓自己,徒有其表。

    反而正是因為網絡上極高的關注度,不少網友為了吃瓜,特意去了解了書法,圍觀中學到了一些書法的知識,也不少人也因為持續關注著這件事,聽著多方激烈討論,從而對書法產生了興趣。

    要知道——一個書法博士寫了副“丑”字,是不會讓整個行業衰敗的,但一個行業無人問津,一定會日漸式微。蔡博士的“出丑”,反而是行業的幸運。

    蔡夢霞的作品雖然“丑”得令人無法理解,但不可否認,其藝術價值對于業內具有很大的借鑒意義,或許后人能在她改革的基礎上,為書法的發展提供更多可實施的可能性。

    書法固然要美,但一味固守根本,不免令人審美疲勞。蔡夢霞的“丑式”書法,或許只是發展道路上的一個試驗品,還不完美,不夠形成一個契合美學的理論?梢粋行業有所發展,總是要踩著無數的試驗品,才能從量變形成質變。

    蔡夢霞作為先驅者,敢于迎著輿論,大膽創新,其勇氣值得肯定。過分否定她的作品實屬偏激,因為她對行業的價值并不完全在此,書法界需要在傳統中突圍的戰士——正如火焰會灼傷靠近她的人,但也照亮了后來者的雙眸。

    分享 舉報

    發表評論 評論 (2 個評論)



    文轩探花3000块,综合成人亚洲偷自拍色,轻轻地从后面挺进少妇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