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錄站點

    用戶名

    密碼

    [藝術雜談] 陳丹青:我沒看過他的作品,但莫言獲諾貝爾文學獎,與作品無關

    4 已有 806 次閱讀   2022-04-13 08:21
     陳丹青:我沒看過他的作品,但莫言獲諾貝爾文學獎,與作品無關 

    諾貝爾文學獎對于一個文學愛好者來說,基本上是一項最高榮譽了,在上個世紀,優秀如魯迅、茅盾、郭沫若等人因為各種各樣的愿意,都未曾摘得這個嘉冠,而在2012年的時候,莫言獲得了。

    作為第一個獲得這個榮譽的中國作家,莫言在此次獲獎之后在網絡上也爆紅了,凡是和莫言挨邊的新聞都成為熱點,其他作家對于莫言的看法也成為關注的對象。

    也是在這個時候,陳丹青的一句:“我沒看過他的作品,但是我覺得他的成功應該與作品無關,主要是委員會識時務的原因!

    這不太好的評價,究竟是因為什么原因呢?

    不同的經歷

    莫言出生于1955年的山東,家庭生活比較貧困,或許正是因為體驗過這種切身實際的貧苦,在他《紅高粱》還有《晚熟的人》等系列中,都能將那種“鄉土”的氣息刻畫的入木三分。

    從他的幼年時期起,就十分喜愛書籍,后來雖說因為一些原因選擇了輟學,但是在老家放牛割草期間,也會按捺不住那種想要閱讀的渴望,而那時候的他除了一本新華字典什么也沒有,只能看看生字來解饞。

    等到之后,因為一些巧合得到了一個《中國通史簡編》,才終于舒暢地度過了那段艱難的歲月,到了后來加入解放軍,兜兜轉轉的又得到一份圖書管理員的職位,在這四年的時間中,是他迄今為止最充實的四年,書館中的書應有盡有,1000多本文學書籍他都盡數瀏覽過。

    到了1981年的時候,《春夜雨霏霏》發表之后,莫言與文學的緣分不再停留在閱讀,而是自己投身于創作。

    后來因為《民間音樂》一書被徐懷中看中,破格給了他一次參加考試的機會,莫言這才順利地進入了解放軍藝術學院中進行學習,也是在這段時間,莫言也接觸到了更經典的文學作品。

    陳丹青出生于1953年的上海,兩人差不多是同時期的人,但是不同的是,莫言主打文學,而陳丹青更擅長繪畫,到了1970年的時候轉到農村,自學成才,一舉成為當時非常出名的一位“知青畫家”。

    到了1980年的時候,以《西藏組畫》在繪畫的藝術界站穩了腳步,推翻了當時的教化時模式,是一位非常具有代表性的繪畫家,除開他畫家的身份,他同時也是一名作家和文藝評論家。

    而莫言的成名要比他晚四五年,在1985年的時候,莫言在當時的一家知名雜志社發表了一篇《透明的紅蘿卜》,但是不曾想,這篇文章一經現世之后,便引起了文學界極大的轟動,莫言的名字也越來越響。

    流言蜚語

    后來第二年發表的紅高粱,更是引起了現象級的走紅,莫言成為當時的作家行列中舉足輕重的一位,到了1988年,紅高粱被改變為影視劇,在柏林電影節中獲獎,從文學愛好者走進我們普通人的眼中。

    當時美國的一位非常有名的漢學家葛浩文,在一次偶然中有幸接觸了是莫言的《天堂蒜薹之歌》,一時間驚為天人。

    也是因為這一次的緣分,葛浩文開始決定翻譯莫言的各種小說,莫言后來能夠獲得諾貝爾文學獎,也離不開葛浩文幫忙翻譯的功勞。

    在這次獲獎中,委員會給出的理由是“以幻覺現實主義的手法,將民間瑣事與當代社會的特有情況融合到了一起”,雖說只是短短的一句話,但是已經足以表達對莫言的贊賞。

    與莫言的“鄉土”氣息不同,陳丹青的作品更具一種“優雅,率真”的感覺,像是一個不問世事的公子哥,這樣看似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的兩個人,兩人有過什么茅盾嗎?也并沒有。

    莫言拿到諾貝爾文學獎后,稱贊的聲音不絕于耳,于是陳丹青的另類發言便也格外的清晰明了,陳丹青對于文學的評價一向犀利,不少人更是把他當做“現代魯迅”來看,對于他說的話也是奉為金科玉律。

    陳丹青直言沒有看過莫言的作品,卻說覺得莫言獲獎名不符實,這言下之意難免會讓一些人覺得他對莫言本身就有些偏頗的想法,加上他提到了委員會,人們對此的猜測也更多。

    陳丹青是一個眼光非常毒辣的人,或許在他看來莫言的文學作品或許還遠遠達不到諾貝爾文學的程度,如今獲獎是因為莫言使用了一些手段,所以才獲得了這個榮譽。

    為自己的言行買單

    這樣的說法無疑激怒了那些莫言的擁護者,首先陳丹青自己的坦言了,自己并沒有看過莫言的作品,那他的批判到底從何而來呢,在你否認一樣東西的同時,你是否應該先了解他,都不了解談何嫌棄。

    而且根陳丹青所言,他覺得這次莫言獲得諾貝爾文學只是因為評選委員想要討好中國人,先不說這種言論到底是立于何種立場,就算是委員會成員真的有想要討好的人,為什么那么多人偏偏選擇了莫言呢?

    諾貝爾文學是主要由外國人評選的一個選項,但是因為語言種類的不同,在翻譯上也是一個巨大的考點,但是正是因為這種困難,我們這次的獲獎才格外的顯得難得。

    很多人對莫言的評價都是,或許他不是一個有天賦的人,但是他絕對是一個非常努力的人,在好不容易終于有所成就之后,卻被一個從未看過自己作品的人這樣否定,那自然是有些冤屈。

    現如今是一個言論自由的年代,但是這樣也并不代表我們可以不負責任地去發表一些傷害別人的言論,你有權利不喜歡,但是給予最起碼的尊重,在不了解事情本質下不亂下判也是該的吧。

    在此件事情之后,不少人在網絡上發言,認為陳丹青欠莫言一個道歉,或許是因為這些輿論壓力,在三年后,陳丹青在一次活動中表示:“看過了莫言的一些演講,覺得有些意思,回去也會看看他的書!

    結語

    但是這句話的流傳度就沒有之前那句那么廣了,這句遲來的解釋甚至連道歉都說不上,一些原來喜歡陳丹青的人也開始漸漸地淡出他的視線,言論雖然自由,但是我們都該為自己的言論買單。

    分享 舉報

    發表評論 評論 (3 個評論)



    文轩探花3000块,综合成人亚洲偷自拍色,轻轻地从后面挺进少妇的身体